《抛弃狗皇帝后,我成了宫斗大赢家》巷中客小说最新章节,王莞,宫嫔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抛弃狗皇帝后,我成了宫斗大赢家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巷中客

简介:作为一个开局不受宠,皇帝还有白月光的倒霉蛋宫嫔,王莞应该如何在这深宫之中渡过余生呢?是努力向上赠送堕胎陷害冷宫一条龙服务,还是默默无闻老死宫中等待青丝成白发呢?王莞表示:女人们,争宠,我可是专业的!除掉了薄情寡恩的狗皇帝,我王莞的福气才在后头呢!

角色:王莞,宫嫔

抛弃狗皇帝后,我成了宫斗大赢家

《抛弃狗皇帝后,我成了宫斗大赢家》第1章 我不叫喂,我叫王莞免费阅读

王莞是万万没有想到,进宫第一日还没有见到皇后就先见识了宫斗。

坐在轿撵上趾高气昂的是吴良妃,跪在宫砖上瑟瑟发抖像是个筛子一样的是江美人,这两个人王莞当然都不认识,但是她身后的宫嫔却认识,她总是有说不完的话,像是个鹧鸪一样一个劲的跟旁边的小宫嫔说着话。

领头的汪公公满脸堆笑,打着千上前说道:“请良妃娘娘安!请江美人安!”

很明显此时江美人一点也不安,她就差直接哭出来了。

“哟,汪公公,你这跟个老母鸭子一样领着这一群小鸭子去哪儿啊?”

汪公公腰哈得更低了,跟个小虾米一样,指着承恩殿的方向说道:“这是新选入宫的宫嫔们,老奴得领着去拜见皇后娘娘……”

吴良妃眼一翻,玉葱一样的手指撑着脑袋,好像她的脑袋是个多么重的瓷器一样,她懒懒的笑道:“新人好啊!新人总比有些旧人机灵,天天呆呆笨笨跟只大鹅一样,看得本宫心烦。”

很明显,跪着的那个就是大鹅。

汪公公不敢搭话,只是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吴良妃是得宠,可皇上一个月里也总是要去见一次江美人,神仙打架,小鬼遭殃,他谁也得罪不起。

地上那只呆鹅终于开口了:“妾有罪,冲撞了娘娘,请娘娘恕罪,娘娘大恩……”

王莞没忍住抬头看了一眼,这呆鹅的声音还真好听!原来得宠的秘诀是一把好嗓子?

吴良妃笑了笑,斜眼看着地上跪着的江美人,有些嘲讽的说道:“你有什么罪?你可没罪,我罚你不过是为了提醒你不要忘记自己是怎么爬上来的,做人啊,可不要忘恩负义……”

王莞满脑子问号,就差直接开口问:怎么爬上来的啊?忘谁的恩了啊?

后面的鹧鸪又开口了:“你知道她怎么爬上来的吗?我知道,你要听吗?”

王莞在前面头如捣蒜,可还没有来得及听到一个字,汪公公已经从鬼门关爬回来了,他又恢复了冰块一样的脸,领着“小鸭子”们继续前行。

王莞走出两步回头瞧了瞧,轿撵上的女子依然是那样高高在上的样子,跪在地上的大鹅头却已经贴到了宫砖上,往来还有许多宫人和内侍,他们似乎习以为常,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落在两人身上。

承恩殿很大,很空,人很少。王莞不知道别的宫殿是不是也这样,如果也是这样的话,她得写一封信给父亲和哥哥,请他们接自己回去,不然她晚上肯定怕得睡不着觉,王莞真是不明白,这样冷冰冰的像是冰窟窿一样的地方怎么会有那么多人挤破脑袋也想来。

一群和她年纪相仿的宫嫔在江公公和几个姑姑的指引下向中宫娘娘行大礼。

王莞跪了又起,起了又跪,她不觉得这礼仪繁琐无趣,因为她心里是很敬重皇后娘娘的,已故夏太傅的孙女,嘉禾长公主的女儿,勘定将军的胞妹,世代忠良功勋之家的女子,换作是谁都喜欢都敬重。

虽然,她不得宠,甚至不得圣心,更甚至让天子厌恶。

“都起来吧,我这儿不必多礼。”

真好听的声音啊!又透又清,不对啊!难道不得宠的关键也是一把好嗓子?

端坐上方的皇后娘娘照例说了些“别把这儿当皇宫,只当做是自己的家”、“宫里妃嫔不多,各位都是亲姐妹一样的”、“不要想家,若是有什么不适的地方一定来告诉她”,大约是皇后娘娘太和气了一些,让王莞一下子更想家了,后面几个年纪小的宫嫔甚至都开始抹眼泪、揩鼻涕了。

出了承恩殿,大家的手里都沉甸甸的,那是皇后娘娘赏的东西,每个人都有。王莞家世不差,又是幼女,家里的哥哥们都宠着让着,也算是什么好东西都见过了,但是眼前的这一柄红宝石攒金玉如意也着实让王莞感到自己是“井底之蛙”了。

“怪不得大家都说宫里好啊!”王莞这下子似乎有点明白为啥大家都挤破脑袋想要往冰窟窿里面钻了。

王莞被分到了启祥殿,领头的内侍叽叽喳喳的,大约是瞧着王莞的模样很有做宠妃的潜质,于是卯足了劲的夸。一会说启祥殿是先帝爷宠爱的德妃娘娘住的地方,又宽敞又明亮!是啊,德妃娘娘是得宠,不过二十九就病逝了,连肚子里面的孩子也没有保住。一会又说那里头有口古井,皇上小时候可喜欢在井边趴着玩呢!是啊,后来皇上就不小心摔了进去,病了大半个月,气得先帝把井口封住了现在都还没有打开……

王莞不想接话,也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到了殿门口便从包袱里拿出一包银子来打发了他,自己往院内走去。

启祥殿已经有人去了,院子里闹嚷嚷的像是过年一般,几个宫人见王莞进来,连忙迎上前来,又是问安又是接行李,还顺便啐了一口那不懂事的内侍。

一会,一个十四五岁的宫嫔迎了上来,她生得跟个粉面团子一样,圆脸圆眼睛,一身桃花色宫装,一见王莞,她把圆眼笑成了月牙。

“听内侍说这启祥殿还有一位姐姐与我同住,等了好久总算是见到了。”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屋,王莞这才知道,同屋的宫嫔叫文七,七月七日出生,家里的第七个孩子,估计父母取名字也实在是取得费神了,便直接管她叫做文七。

宫人上了热茶来,文七端着茶杯只瞧了一眼,便蹙着眉嚷嚷:“这个杯子一点也不好看,去给我换一个青花的来!我不要这个!”

王莞觉得她好笑,顺着目光低头一看,也立马跟着嚷嚷起来:“我也不要这个,给我换个白玉的来!这个太难看了!”

一屋子宫人连忙翻来翻去的找杯子,文七低下头,扯着王莞的袖子问道:“你肚子饿不饿啊?我好饿了,也不知道他们这儿几时放饭……”

这下子可难住王莞了,皇后娘娘说了一大堆好听的暖心话可就是没有说什么时候放饭。

王莞和她一样迷茫的望着一屋子忙上忙下的宫人,她觉得自己已经是宫嫔了,不能像在家里的那个样子,饿了就满屋子嚷嚷了,于是她只好捂着肚子,小声的说:“应该天黑了就有吃的了吧……”

王莞垂头丧气,又开始思考为什么大家挤破脑袋要钻到这个冰窟窿里面来。

原创文章,作者:巷中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eshanfang.com/xiaoshuo/1860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