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攻略:腹黑皇帝又在撩我啦》故归安小说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处理好了?”

此话显然是对着星南所说。

“是,那小贼是个惯犯,专挑外来客下手,已经作案多次。

只是小贼滑头的很,府衙也还在搜捕之中。

如今顶风作案,正好栽在了姑娘手里。”

“姑娘身手矫健,出招果断,星南佩服。”

江听一直生活在谷中,和谷内师兄妹们一直打成一团无拘无束的,现在有人这么客气的跟她说话,她倒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

“没有没有,我也就是随便一出手,不必夸赞,要低调低调。”

听她说完,容弦在她没有看见的地方低眸浅笑,只是一瞬,而后便又恢复原本的淡然。

“陛下,时候不早了,该回宫了。”

容弦站起身来,没有多言,越过江听朝门外走去。

见他没理自己,江听心急之际又一次抓住了他的手腕。

“刚刚不是同意我留下了吗,回宫不带我吗?”

如此情形,星南震惊的瞪大双眼。

带姑娘回宫?

陛下是用以身相许来报恩吗?

如此一来,陛下终于要有后宫了!

容弦自然不知此刻星南心中所想,垂眸看了一眼江听紧紧抓着他手,好似生怕他反悔,将她丢下一样。

默默叹了口气,倒也没有甩开她的手。

“君无戏言,既然已经答应,便不会反悔。”

听他所言,江听才稍稍心安。

“只是,皇宫不比外面自在,你当真想清楚了?”

江听飞快点头,“想清楚了,以后千难万险我都会陪着你,赶都赶不走。”

笑话,自己的宿主当然要自己贴身保护才放心。

原本是江听随口一说的话,可却像一块巨石般狠狠击中容弦的心脏。

他生来便没了母亲,体内又带了毒,被皇室视为不祥之人。

先皇惧怕他外祖父苏卫翰手中的兵权不敢杀他,却也不管他,将他丢在一处毫无人迹的废弃宫殿之中自生自灭。

没有母亲的庇佑,没有父亲的疼爱,每月毒发之时,他饱受噬心之痛却从有人问过他一句。

若非外祖父归来将他从那残破之处接出,他又能撑多久呢。

自从外祖父去世,他的身边已经很久没有能带给他温暖之意的人出现。

千难万险,你都陪我吗?

容弦不敢开口再问,怕打破这来之不易的一抹温情。

马车之上,两人相对而坐却相顾无言。

江听深觉这沉默的气氛太过尴尬,便绞尽脑汁想着说些什么打破局面会比较好。

“宫中规矩繁杂,带你回去需得有个身份才是,不如…”

“我知道,做宫女嘛,我能接受。”

容弦抿了抿唇,犹豫片刻,还是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他想给的身份,不是这个。

看他脸色不好,江听略带试探的开口:“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面前之人摇了摇头,“没有。”

听他如此说,江听才松了口气。

见她如此拘束的模样,容弦道:“在我面前,你想说什么便说,不必拘束。”

对他所言,江听回之一笑,随后便说到了正事之上。

“陛下如今中毒已久,两年前我所用之术也只是暂缓了毒素的蔓延,回宫之后,陛下还需早日安排时间解毒才是。”

“如今,毒已入骨髓,一般的解毒之法已经没有什么大的作用了,还需要陛下每日坚持泡我替陛下配好的药浴,易经洗髓,再配于解毒之药便可。”

容弦点了点头,道“所需药材,只管向太医院取便是。”

“有些药太医院也是寻不到的。”

听她所言,容弦眉头微皱,“那劳烦将药方写下,我好派人去寻药。”

“不用不用。”

江听摆了摆手,而后拍了拍自己身上背的小布包,献宝似的开口:“难找的药我都准备好了,都在这呢。”

在容弦将视线转向她腰间那个其貌不扬的小布包时,便听她道:“就这小几株药,可是花费了我近两年的时间才找到,自然要物尽其用才是。”

听她所言,容弦一愣,道:“这两年,你都在为我寻药?”

“对啊,双毒可不一般,解药配方极其复杂,需要的草药也极其难寻,要不然我早就来寻你了。”

容弦一时无言,她当真是为了他殚精竭虑,处处思量。

怪不得这两年寻她无果,一是因为未曾想到她的身份,二便是她这两年踪迹不定,自然难寻。

“你…”

“陛下,皇宫到了。”

刚想说出的话被星南打断,容弦默默握紧了拳头,随后无力的松开。

罢了,旁人如此掏心掏肺的对你,换来的是自己两年的猜忌。

他还有什么脸面再去问些什么呢。

江听先一步出了马车,干脆利落的跳下车架。

星南看见她的举动,犹豫片刻,还是开口道:“姑娘,这样不合规矩。”

江听偏头,有所不解。

没等星南开口解释,容弦便开口打断:“星南,华医谷主来此做客,随心便好,不可不敬。”

华医谷主?

星南再一次震惊,江姑娘是谷主!

“星南不知是谷主到访,还请谷主恕罪。”

华医谷主可是连五国皇帝见到都要敬畏三分的人,他竟然多次出口教训,真是不知所谓!

江听转头,看着容弦从车中缓缓走出,“不是说好了以宫女身份进宫吗,怎么又…”

“你是容国皇帝的救命恩人,单凭这一点,这皇宫之中便不能有人对你不敬,更何况,我还没有忘恩负义到让救命恩人去做宫女的地步。”

容弦微微偏头,朝身后的星南吩咐道:“通知各部官员,摆宴席,迎华医谷主进宫。”

“是。”

“诶!”

江听喊了一声,却没能让容弦停住脚步。

默默收回伸出的手,暗自叹了口气。

如此兴师动众她不想的。

“星南侍卫,你能不能劝一劝你家陛下,不用大费周章,还是抓紧时间解毒才是。”

听起来是在为皇帝考虑,可事实就是,江听两辈子最不擅长对付什么宴会之事。

一提到宴会她能逃便逃。

星南以为她是在为陛下担心,微微一笑,道:

“谷主不必忧心,华医谷在五国之中影响颇大,今日谷主能够来到容国,是吾国的荣幸,按照礼制理应如此,不会有旁人说闲话。”

江听:“……”

我管他闲话不闲话,是我自己不想去啊…

原创文章,作者:故归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eshanfang.com/xiaoshuo/172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