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攻略:腹黑皇帝又在撩我啦》故归安小说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江听原本是想称呼他为小皇帝,可是想到既然能在皇宫之外见到他,而他穿着又如此简单朴素,连随从都未曾带几个,自然是隐藏身份出的宫。

既然如此,她又怎么会逆了他的意。

容弦在她开口之际才确定,面前之人正是自己心心念念盼了两年之人。

她好像变了许多,长开了,面容好似更加精致,少了些许稚气,多了些灵动之意。

朝他盈盈笑时,两个浅浅的酒窝显得她可爱至极。

不过她的相貌对比她此刻的行为举止倒是十分不符。

偷她钱包的小贼依旧在她的手中挣扎,在想要攻击她之际,江听迅速侧身,抬手握住小贼手腕,腰身一转将其反抓于自己身后,手臂微微用力,一个极其利落的过肩摔将小贼狠狠砸在地上。

在对方倒地疼得龇牙咧嘴嗷嗷直叫之时,江听还不忘补上一句。

“搞偷袭?摔不死你。”

容弦:“……”

他刚刚,是不是还觉得她可爱。

见容弦有所怔愣,江听赶忙拍了拍自己裙子上的灰尘,正了正衣冠,再次见面,可不能让他的宿主觉得自己形象不堪。

仔细检查了一番,确定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江听才抬头重新看向容弦,朝他盈盈一笑。

“这个小贼方才偷了我的钱袋,当真是可恶至极。

不过我一介弱女子,又初来此地,还要劳烦公子将其送至府衙,莫要让其他百姓再受其害。”

若是江听没有方才那一招,或许还会有人相信她是弱女子。

毕竟他们可未曾见过哪个弱女子能够徒手将一名成年男子撂倒在地爬都爬不起来的。

江听想的很简单,弱者才会激起别人的保护欲,她先示弱,但凡容弦有些风度,也会记得她曾经救过他的命,不会将她一人丢在此处。

星南看着面前这个胆大的姑娘,不知陛下究竟作何想法。

容弦也算是十分 给她面子,并没有拆她的台,而是转头吩咐道:“去趟府衙,好好解决此事。”

星南有些犹豫,如此一来便不是又留下公子一人。

更何况这位姑娘的来历尚未知晓,贸然离开,恐怕……

像是知道了他的担忧,容弦继而开口:“不必担心,她若想害人,当年便不会出手救人。”

当年?救人?

星南尚未从他的话中反应过来,便见容弦重新将视线放到对面之人身上,淡淡开口:

“你说是吗?江听姑娘。”

这个名字….

江听,江姑娘!

待反应过来,星南眸中迸发出喜悦。

陛下找了两年的救命恩人,终于见到了。

听容弦所言,江听便知道这位小皇帝并没有忘记她。

突然觉得,这两年的奔波也不算辛苦嘛。

容弦带着江听上了茶楼,寻了个雅间方便二人谈话,他还有太多疑问想要问个明白。

星南不在身侧,也没有多余的侍从,二人便双目相对静静相看,无一人动手去碰那茶壶。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江听对上容弦的视线,见他微微垂眸,目光指向桌上的茶壶,这才明白他的暗示。

心中暗自叹了口气,认命的拿起茶壶替他斟茶。

谁让人家是皇帝还是她的宿主呢,没关系,她伺候着就是。

容弦轻抿了口杯中的茶水,而后才淡淡开口:“敢问姑娘,当年为何出手救在下?”

闻言,江听轻轻挑眉,将茶壶重新归位,继而道:“不愧是一国皇帝,如此直截了当,连寒暄几句都不愿。”

“姑娘知晓我的身份?”

江听未想隐瞒,十分大方的点了点头。

容弦心下了然,果然是有目的的接近。

见他面色有所变化,江听垂眸浅笑,“陛下不必紧张,我既救你,便不会再做出伤害陛下之事,这一点陛下刚才不是很确定吗?”

容弦食指轻点桌面,重新打量起面前的女子。

江听 自顾自的饮着茶水 ,任由他的视线来回审视,一脸的风轻云淡。

“姑娘所图为何,不妨直言。”

不喜欢弯弯绕绕吗,正好,江听也懒得再想什么说辞。

“陛下如此直言,想来也是个爽快之人。

既然如此 ,那我也直言便是。”

江听放下茶盏,重新对上容弦的审视的目光,不躲不避。

“陛下体内所中之毒,普天之下,唯我一人可解。

我所图的,不过是替陛下解毒,尽一份绵薄之力罢了。”

这番话,但凡换了谁都不敢如此猖狂的在一国陛下面前夸下海口,更不会有人去相信一个小丫头的医术。

可不知为何,容弦看着江听认真的脸,心中莫名有所动摇。

“姑娘究竟是何身份,张口便是如此自信。

姑娘可知,我所中之毒,可是连华医谷的弟子都束手无策,姑娘还是想清楚了之后,再行开口吧。”

听他所言,面前之人不仅不像他心中所想那般露出退怯之色,反而身子微微前倾,单手托住自己的脸颊,朝他微微挑眉。

“若我没猜错,陛下这是自娘胎里所带之毒,每月必发作一次。

而两年前遇见我之后,陛下的毒发次数想来是越来越少了吧。”

容弦手上的动作一顿 ,他自是知晓自己毒发次数的减少定然是江听的功劳,可免不得还是要再试探一番。

江听对他所中之毒如此了解,此刻又深有把握能够解此之毒,可她为何要帮自己,她的目的又是为何?

见他表情有所松动,江听继而开口:“而且,陛下体内所中的,可不止那一种毒吧。”

容弦眼神突变,他体内双毒之事隐秘非常,她怎么能把过一次脉就能知晓。

“当年为陛下医治的那套针灸之法乃我独创,若陛下想解毒,那便非我不可。”

说来奇怪,如此嚣张的言语,从她口中说出却并不让人觉得讨厌。

“不知姑娘究竟是何许人也,师承何人,能够让姑娘所言所行如此底气十足。”

江听微微勾唇,自报家门吗,她最会了。

“华医谷第七代谷主,不知能否够资格,替陛下解毒。”

容弦不可置信的站起身:“你是华医谷的谷主?”

怪不得,怪不得他寻了两年都毫无音讯。

原来救他之人,是华医谷的掌权者!

江听本不喜欢被冠上名号,可是在如今这个时代,有身份和实力者才能说的上话。

必要时,这个头衔还是要用的。

就像此刻,若是她毫无名号,哪里能够取得容弦对她医术的信任 ,让她替他解毒呢。

可容弦想的并不仅仅是如此,华医谷对五国的影响不可小觑。

如今这新任谷主年纪尚轻,难免会被人挑拨利用才会来此。

“条件呢?解毒的条件是什么?”

终于问到重点了,江听抬眸,看着一脸警惕的容弦,红唇微启,道:

“条件便是,让我,留在你的身边。”

原创文章,作者:故归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eshanfang.com/xiaoshuo/17254.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