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杂宿主一手烂牌打得你呜呜直哭》入阳小说最新章节,慕爽,沈越 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打杂宿主一手烂牌打得你呜呜直哭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入阳

简介:卑微社畜,快穿系统也有打杂部,专绑各种小垃圾宿主。“你们听说了吗?万年垫底打杂部出了一个王牌!”“我知道我知道,传说她挖出了丧尸王的晶核,人家还哭着求着她别走。”“不止,她曾害得剑仙兵解,险些崩了一个小世界。”“呵,2G网吧。那王牌在武侠世界里扮演梨花妖,一众武林高手拼死也望得到她的垂怜。”月见:这……说的是我吗?

角色:慕爽,沈越

打杂宿主一手烂牌打得你呜呜直哭

《打杂宿主一手烂牌打得你呜呜直哭》第1章 干掉那个丧尸王1免费阅读

月见被亲哥哥,留在了即将被丧尸围攻的天台上。

不,不是她,而是原主沈月见。

“系统,你不多说点什么吗?”

【有什么好说的?】系统显得很丧,【收集部给咱一个任务,拿到丧尸王的晶核。】

不怪它丧,丧尸王的实力基本等同于这个小世界的天花板。月见就是一新的不能再新的新手,完成任务的概率堪比火星撞地球。

可谁让他们是快穿打杂部的呢,给其他部门背黑锅都背习惯了。

月见叹了口气,“你没出息是你的事,不能阻止我冲业绩。赶紧干活儿吧,快传输原主的经历。”

系统老老实实照做。

这个小世界是俗称的末世,下过了黑雨后丧尸横行异能觉醒。原主叫沈月见,是个家里娇生惯养的普通女生。

末世来临后,家里人几乎死光,和哥哥相依为命,与这栋居民楼的幸存者一起被困在了天台。

哥哥沈越在天台上认识了英气十足的慕爽,逐渐萌生暧昧的心思。

就在刚刚,希望基地派来直升机营救被困人群。

最后剩下沈月见和慕爽时,救援直升飞机里已经装不下了。

沈越毫不犹豫的留给了沈月见——半根被小刀割断的麻绳,当着她的面把慕爽抱进了直升飞机里。

“咚咚……”

寂静无人的天台上,忽然响起钝物撞击钝物的声响。

月见侧头,天台的入口被木板钉死封住。饿久了的丧尸闻到人味儿,一刻不停的堆在一起向上撞。

慕爽走之前“不小心”把血洒到了钉死的木板上,那些丧尸的撞击比以往更凶猛。用不了多久,连天台都会陷落。

天台上的风刮的凛冽,月见站在边缘向下望。十层楼的高度,有种一览众山小的错觉。

她有点眼晕。

月见翻出天台的栏杆,沿着废物利用的麻绳一点点向下爬。

“咣——”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钉死的木板被头铁的丧尸们撞开。乍一闻到木板上鲜血的味道,它们争先恐后的涌上了天台。

“嗬嗬……”

听着丧尸的喘息声,月见不敢大意。

她心知一松手,底下的丧尸就能接住她。

有惊无险的挪进了二层,一间没装防盗窗的屋子里。她艰难的爬进去不久,卧室就有一只浑身青黑的丧尸扑了出来。

这还是月见第一次直面这玩意儿,皮肤腐烂发臭不说,獠牙和红眼也十分骇人。

她把客厅的茶几扔过去,压迫住他的四肢。接着从墙角抽了扫帚,找准时机用扫帚柄贯穿了它的眉心。

搅和了半天之后,忍着恶心摸出一枚浑浊的晶核。这是异能和进化的关键,也是末世通行的货币。

除了这只疑似房主的丧尸,屋子里没有其他的生物。月见暂且鸠占鹊巢,思索着接下来的计划。

“系统,吞了这个就能获得异能?”

【你可别蛮干啊!】系统激动起来,【是有可能获得异能!有可能!还有可能直接变成丧尸啊!】

后面的话被月见自动忽略,她用布擦干净手里的晶核。原主是没有异能的,在末世里只能任人宰割。

而她要想拿到丧尸王的晶核,势必要使自身变得更强大。况且,原主的仇还没报呢。

反锁上卧室门后,她吞服了这枚浑浊的晶核。肆虐暴起的能量流转于经络,很快她全身都青筋毕露。

是异能觉醒的征兆。

也有可能,会就此变成新的丧尸。

*……

救援队直升机上。

“沈哥,月月她……”

慕爽脸上闪过几丝愧疚。

沈越更是愧疚和悔恨交织,毫不夸张的说,他割绳子的时候手都是颤抖的。

“不关你的事,直升机已经超负重了。再耽搁下去,她会把所有人都害死。”

他闭了闭眼,竭力想忘记妹妹不可置信的眼神。

*……

而月见靠着三个小面包,在弹尽粮绝的屋子里撑到了第三天。

吞服晶核过后,她觉醒了风系异能。按照末世里的等级算,目前是最低等的一级。

附近这片城区已经彻底沦陷,月见单枪匹马。三天里想过各种离开的方法,都不够完善。

中午时,存在感很低的系统突然开口。

【有一辆越野车马上要驶过窗下。】

月见怔了怔,之后迅速拿上了自制的除丧尸武器——棍状的扫帚柄缠上锋利的水果刀。

她扬手推开了窗户。

而越野车的轰鸣声,几乎已经到了窗下。没什么准备的时间,月见找准时机从二楼窗口跳了下去。

“呯——”

肉体和铁皮碰撞出巨大的响声。

月见顾不得疼,整个人如同一只八爪鱼,牢牢的抓住越野车的车顶。

她刚剪的短发被风吹成爆炸头,手里紧握住自制的简易武器不肯丢。

“我操,什么玩意儿?”

头顶的一声巨响把车里正在玩扑克牌的小胡吓得不轻,他以为是三级丧尸,聪明的连车顶都会爬。

越野车里坐了6个人,后排小胡和另外3个都警惕的上了保险栓。

坐在副驾驶的老大顾铭制止了他们,“别浪费子弹,趴在车盖上的是人。”

没人问他是怎么知道的,小胡骂骂咧咧的重新洗着牌。

另外3个同样虚惊一场,商量着头顶这个人该怎么办。

顾铭抽出一根雪茄点上,“别管她,趴在车盖上不掉下去也是本事。能逃出沦陷区,算她自己运道好。”

再没人有异议,越野车里热闹的打牌声重新响起。他们末世前就是混黑的,为人不说多邪恶。

却也不会太正义。

一旦越野车停下,周围的丧尸就像闻着味儿的狗,很快就能围起来好几圈。

越野车里还有人没觉醒异能,不一定能保证自己同伴的生命,谁都没心思想去为无关人等冒险。

月见本就没指望车里的人发善心。

她面朝下,全身呈大字型张开,用力扒着车盖。抽空还能看一眼废墟一样的城市,具有末世片儿拍不出的苍凉感。

越野车直到两个小时后,才第一次停下。

“哟!还是个小姑娘呢。”

小胡笑嘻嘻的下车打开油箱,如果不是估摸着油不够了,越野车还会继续行驶。

原创文章,作者:入阳,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eshanfang.com/xiaoshuo/13139.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